您的当前位置:暗牧新闻网 > 网络 > 正文

网络电影与院线观众的审美 还差10年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暗牧新闻网 时间:2020-05-24 21:06:38

  这种滞后性是无处不在的,从一线陆续传导至四五线,从精英传导至底层,这中间的时间差,体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。当一部院线电影,连滞后的四五线观众都骗不了,证明了它该往更底层下沉,证明了它不再适合大银幕了。

  电影观众8年前看《画壁》,正如现在网络观众看《倩女幽魂》,电影观众会说,这是我8年前看剩下的。所以,网络电影是院线电影的一种滞后,这中间或许隔了8-10年左右时间,基于电影受众3、5年更新一代的速度,那么网络电影跟院线电影便隔了两代。在网民还在消费初代产品的同时,院线观众早已欣赏第三代产品。

  审美碾压,网络电影的命门

  先说滞后性。电影市场的发展,背后是院线的扩张、影片质量、数量的提升,当然更为重要的是观众的成长,宏观上讲是观众的认知在慢慢变化。但这种成长或变化,也是分批次、分阶段的,轮到底层早已是猴年马月,有着强烈的审美滞后感。

  尽管网络电影一直被院线审美碾压,但它也算是对院线的一种补充,毕竟人群是多维的,院线电影触达不到的地方,也正是网络电影所覆盖的地方。当然,对于网络电影制作群体,能赚到钱总是好事,能吸纳大量的就业人口也是好事。

  在如今网络电影2.0时代,终于放弃了“网感”,进而寻求“电影感”,看似形成了一种产业升级。电影卡司的加盟、预算的大幅提升、平台的助推等诸多利好,让网络电影迎来了二度春天。但终究还是大浪淘沙,90%以上都沦为了陪衬,爆款是极少数,网络电影的游戏依然还是头部在玩。

  在网络电影刚刚诞生的2015年,那时推崇的是“网感”,必须满足于互联网群体的观影需求,可底层也有需求,也不能停滞不前。在那个把底层当傻X忽悠的年代,在那是个人都能当导演、烂片泛滥成灾、几十万一部的时代,最终因内容不利导致网络电影泡沫破裂。

  网络电影究竟是什么?

  然后,提升级别走进院线肯定是梦寐以求的理想,毕竟在大银幕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字幕里,还是一件分外激动的事儿。

  其实已经不必再纠结究竟是什么人在看网络电影这一千古难题了,因为有个更加奇葩的问题:究竟哪些人在给主播打赏。看看周围的世界,早已被抖音、快手所包围,想明白这些问题之后才会发现,真正的韭菜,比我们预期的还要绿。人的认知不同、圈层不同,因此消费网络电影再正常不过,属于典型的底层逻辑。

  之后的几年人们的审美依然停留在《画皮》、《画壁》、《白蛇传说》上,古装魔幻开始完全霸占了国产电影的票房榜单。直到2012年《泰囧》的横空出世,才彻底把电影从古代转到了现代,喜剧、爱情等类型慢慢形成量级,妖魔鬼怪等开始退散。

  经历了2016年的行业洗牌之后,市场慢慢的回归理性。这亦是观众审美提升的关键节点。群魔乱舞的古装玄幻、低俗恶搞的喜剧、烂俗的青春爱情片,都已经被深深打上了烂片的标签观众对类型的要求在降低,对内容的要求在提升,这便是类型片开始逐步崛起的标志。

  通过这个时间轴,会发现如今网络电影盛行的,正是10年前院线电影的类型,一些院线电影被淘汰的作品,一些审美存在严重滞后的作品,跟网络受众无缝对接了。不论是《奇门遁甲》亦或《倩女幽魂》,它们都被一个群体淘汰,却被另一个群体接受,这足以令它们鹤立鸡群,成为超级爆款了。

  这根本是两个世界,两种游戏规则,倘若按照院线电影的标准,那么《倩女幽魂》这种豆瓣4.8分、粗制滥造、过时多年的影片,最终票房将无法突破300万,片方分账不足100万,这便是电影观众对它的一个态度,跟如今它作为网络电影的超过3000万分账有着巨大的差距。

  此类案例比比皆是,那些被院线淘汰的、过剩的、太烂的,进入网络总会有超出预期的表现。在过去一段时间,经常看到一种现象,即低成本的影片,总是先想尽办法拿到龙标,但最终的放映却不见得在大银幕。拿龙标是导演的情怀,是不能妥协的理想,但看清现实后,包装成网络电影在平台播放才是唯一的出路。

  归根结底,网络电影跟院线隔着一道审美关,这是永远无法逾越的一道坎。而审美有两个关键词汇,一是审美存在滞后性,二是审美在持续的提升,两者相辅相成,也在相互影响。

  这段时间亦是喜剧片的爆发期,涌现了《心花路放》、《夏洛特烦恼》、《煎饼侠》等一堆爆款,最终喜剧片在2015年达到了巅峰。但之后过于密集的扎堆、桥段升级不够,都导致了后续的每况愈下。

  网络电影跟电影,看似只相差两个字,但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,甚至是两个极端。没什么不好承认的,电影观众确实是更有素质、更具学历、更有钱的那一部分,这种鄙视链是客观存在的,甚至真实的世界中阶级的分化更明显。当然也不能一棒子打死,说去影院的人比看的人高一等,看个电影而已,也没必要秀优越感。

  2013年,一部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,预示着青春片的开启,动辄5亿起步的青春片开始刷屏,但三板斧之后,青春片再也拿不出新意,数量迎来了骤减。2017年的《秘果》已经无法突破1000万。

  并非对网络电影不敬,但它终究是一种互联网产品。那么院线呢,对比之下它高高在上,这种高度是全方面的。在成就感、满足感上,从网络产品再到剧,最后才是电影,电影才是影视人的终极目标。从受众上,同样是这个顺序,电影受众亦是最高端、最具门槛的群体,毕竟一张张的票都是真金白银

  先看一下院线电影的审美时间轴。在2010年之前,古装大行其道,张艺谋《英雄》为首的古装三部曲,陈凯歌的《无极》、冯小刚的《夜宴》、吴宇森的《赤壁》、陈可辛的《投名状》等等,连大导演都是如此,整个市场可见一斑。

sitemap | 网站地图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

Copyright © 2018 暗牧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Top